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反派也有春天2在线阅读 - 1.769 先驱散入侵慈爱母神的死诞之梦。再去北方王国拉布林西安

1.769 先驱散入侵慈爱母神的死诞之梦。再去北方王国拉布林西安

    智慧巨人密米尔和初代龙裔米拉克合魂成了伪知识魔神后,用木质龙祭司面具传送回过去,抵达了某个历史事件中的拜龙教首都布洛姆琼娜,准备用九位龙祭司的灵魂献祭,再加上魔力无边的黑暗之心,将吞世者末世黑龙奥杜因转化成黑暗时间龙神,静待时间的洪流悄然来到4e201年,与领主大人相遇在“现在”。进行最后的决战,来确定“最后的龙裔”的归属。

    这是包括领主大人在内的整个灰岩城堡的共识。也是领主大人整个《重返天际》的冒险中的隐藏剧情线。

    所以,当噩梦女王用“死诞少女的头骨”制造的新魔神法杖——死诞头骨,被安插在拉布林西安遗址的祭祀圣堂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

    有那么一瞬间,领主大人甚至想到了剧情再平衡。再细想应该又不是。因为前面已经说过了,《上古卷轴·龙裔》和所有已知被记录的限定剧本一样,不会造成剧情扭曲。这也就意味着,这段衍生的剧情并没有上升到庇护所的高度。知道这点足可令领主大人心安了。

    依兰杜尔又吟唱起一段尚未流传的诗篇:

    “如果有一天,(我)穿越了时空,来到一座充满了金色阳光的圣堂,

    一切都如此陌生,仿佛世界还年轻,红山的心脏才开始跳动,丛林中的精灵刚刚抬头凝视璀璨星空。推门,却不能出,周围只有温馨的静寂,仿佛除了这个圣堂,世界并不存在。然后,回到了现在,一切烟消云散,只剩下残垣断壁,一片凄凉。

    拉布林西安,众城之(王)后,愿她的城墙永远屹立。然而时间如此强大,强大到抹去事物存在的印记。科纳瑞克(隐喻初代龙裔米拉克),祭司之王,是怎样的魔法将它永远封存在那古老的年代中?又是怎样的时光抹去了它存在过的一切痕迹?居然没有只言片语留存。

    龙祭祀们或许记得当年的辉煌,可他们宁愿将秘密带进坟墓。

    当故事结束,

    我将走遍天际大地,

    寻访掩埋的遗迹,

    叩开祭祀的大门,

    当我回到这里,

    传说开始的地方,

    我将戴上科纳瑞克(含义是‘暴君’的龙祭司面具),我将恢复这众城之君主的荣耀,我将褪去肉体凡躯,只留下白骨下的灵魂,我将是,拉布林西安的,(龙)祭司之王。”

    领主大人一声叹息:“这段节选自《上古卷轴·龙裔》早已被记录的预言,你又是从哪里听说的,依兰杜尔?”

    “是那位‘死诞少女’在我的噩梦中吟唱的歌谣。”苦行僧如实作答。

    在索瑟海姆的冒险中。领主大人和著名学者塔尔斯坦曾结伴探索过狱卒瓦洛克的古墓。从而向狱卒瓦洛克亲自确认,他的专属龙祭司面具就是木质面具“瓦洛克”——看上去平淡无奇却可以回到过去。

    “暴君面具——科纳瑞克”是初代龙裔米拉克的第一张龙祭司面具。因为他吞噬了龙主的灵魂而成为第一位龙裔。所以面具被抹去了名字,改称“暴君”作为米拉克的隐喻。

    这也就意味着,依兰杜尔吟唱的《上古卷轴·龙裔》早已被记录的限定剧情,已经泄露。

    虽然灰岩城堡没有秘密。但死诞少女又或者噩梦女王瓦尔迷娜又是怎么得知领主大人亲自从奥杜因之墙上剥离的第五卷《上古卷轴·龙裔》上部分内容的呢?

    “会不会是……”知识女神赫默尤斯·莫拉欲言又止。

    “桑吉恩。”领主大人也想到了啊。要知道和谁都对不上眼的噩梦女王瓦尔迷娜唯一的盟友就是桑吉恩。即便成为领主大人的狂欢女神,桑吉恩和瓦尔迷娜的关联不但没有疏离反而更加紧密。

    “主人,恐怕……我也是这么觉得。”目光在很可能身披源自“华服编织者”的盛装出席的风暴港的吉赛尔·菲恩伯爵夫人、风之堡的伊莉丝·披风伯爵夫人、碎裂山峰的埃塞尔德·塔姆瑞斯伯爵夫人和莱拉·蒙克莱尔男爵夫人身上往来游弋,狂欢女神·桑吉恩的表情很耐人寻味啊。

    无论是“酒后吐真言”还是“酒后失言”,狂欢女神·桑吉恩一定是泄露了这个灰岩城堡最重要的关于最后的龙裔的秘密。

    “要去拉布林西安吗?”女管家柔声问道。

    “先驱散入侵慈爱母神的‘死诞之梦’。再去‘北方王国’拉布林西安。”临危不乱的领主大人这是稳妥的选择。

    作为慈爱母神的化身,掌管领主大人《真爱之书》的真爱女神·艾丽西娅的神性,足够驱散“死诞之梦”对慈爱母神的侵蚀。事实上作为慈爱母神最强大神器的《真爱之书》,是现世最强大的《婚姻法典》。超越了所有世俗的法律。

    正因为如此,女管家曾向领主大人建议将《爱情之书》镌刻入金树律法。从那时起,「真爱赐环」也就成了所有吉塞斯英夫人共同的期待。

    领主大人至今还清楚的记得真爱女神·艾丽西娅的“神话之路”。

    那是在灰岩城堡北庭船坞旁东南角的「圣灵防护塔」内慈爱母神像下的玛拉祭坛。

    当遵循看护圣灵防护塔的神佑之女·奥莉尔&治愈之手辛迪·卡罗尔两位吉塞斯英夫人的建议,从命运女巫丹妮拉的手中接过墓穴骑士西蒙·罗德恩的诅咒之心,女管家像往常一样向慈爱母神像奉上祭品时。

    一束神光穿透圣灵防护塔,从慈爱母神像的头顶坠落,将枯萎而诅咒之心照亮。

    沐浴着层层荡漾的神光,诅咒之心飞快充盈的心房仿佛盛开的花瓣悄然绽放。一颗由心血凝结而成,名叫“西蒙·罗德恩的真爱之心”的血钻,被一片片绽放的花蕊高高托起。

    双眼被一束天降神光充盈的命运女巫丹妮拉,取下挂在胸前的“玛拉护身符”,又从爱人绽放的心窝之花中捡起那颗真爱之心血钻,一同交给领主大人。

    领主大人双手接过,用高维之手将真爱之心嵌入“玛拉护身符”,然后将这枚“玛拉真爱护身符”的原始形态,与那本凭空出现的《真爱之书》一同被“空间降维分割”成“秘法刻线”,再用「金树上环」将两团秘法刻线合二为一,塑能成「真爱赐环」后,随即被领主大人投向女管家。

    伴着迸发的“环之光”,「真爱赐环」与先前的『诺德法环甲·艾丽西娅的钢铁熔炉』环环相扣,重组成一个自洽的新维度:『环装·艾丽西娅的真爱熔炉』。

    与此同时,作为“慈爱母神玛拉的化身”,被新法环重塑的女管家一举破框,晋升为“如妻如母”的第九位『环女神』:「真爱女神·艾丽西娅」。

    所以,想要驱散入侵慈爱母神的“死诞之梦”,还需要类似的献祭仪式。

    关键献祭者,命运女巫丹妮拉和真爱女神·艾丽西娅不可或缺。当然还有我们无所不能的领主大人。

    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迅速拼凑起完整的应对计划。噩梦女王必然是徒劳无功。可是为什么呢?既然明知道入金的计划会失败,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当然这些都不是现在的领主大人需要考虑的内容。

    既然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还等什么,说干就干。

    /130/130551/32102517.html